紅樓舊事

 

離開高雄市建國路火車站旁的紅樓已經數十年,在紅樓求學三

年的往事依然歷歷在目:

一、和尚學校

紅樓專收男生,在儀容上:夏天穿卡其色短袖上衣(冬天長袖)

卡其布長褲,頭戴大盤帽,帽沿上面有圓形『學生』的徽章

上衣兩邊的領尖別著『學生』的徽章。頭髮是剃光頭,由於

是光頭,所以沒有髮禁的問題,教官與學生也不會為頭髮發

生不愉快。可是在高一的暑假我到中油高雄煉油總廠打工,

同單位的工人對我的光頭感到好奇而且嘲笑,因此在高二的暑

假,我偷偷的留長頭髮並且照像作為紀念,不過開學後還是恢

復光頭,一直到高三下學期才開放理三分的小平頭,合計初中

(專收男生,理光頭)總共讀了六年的和尚學校。

 在學校三年期間,聽說有一位同學與專收女生的省高女的學生

相約出遊,事後本校的同學沒事,可是女生卻遭到學校以『破

壞校譽』為由記大過。現在兩校的學生在每次月考的下午或校

慶時,都會到對方的學校贈送飲料、參觀園遊會,甚至高二的

學生還聯合舉辦大露營。

 

二、聰 明 老師、笨學生

本班在高一下學期來了一位據說是高雄市建國路上著名私校的數學老師,

他上課只講課本的例題,剩下的時間就叫我們自修,有一天我

和隔鄰的同學因為參考書的題目不會做,就到講桌前請問他,

這位老師把題目看完後,面有慍色而且大聲的對我們說:「這

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做,笨!拿回去自己做」,就把參考書丟

還給我們,我心想如果我們會做,我們還會去請問你嗎?後來

聽說別班的同學向校長反應他的教學方式,校長召見他,結

果被他教到的三個班級都被他足足痛罵了一整節課。也因為

如此,在高一下學期選組時,我無法選自然組,因為學校規

定數學成績全學年沒有達到70分以上不得選讀自然組。

升上高二,雖然全力的拼數學,而且也換了數學老師,可是

高一數學基礎沒有打好,上數學課有如鴨子聽雷,上課時,

百般無聊,從二樓的窗外看出去,遙遠的北大武山山群綿延

在天際,因此就拿起筆來把北大武山山群的輪廓描繪在數學

教科書上,後面的同學則在畫漫畫,他畫的漫畫栩栩如生,隔

鄰的同學在寫文章準備投稿報社。到了高三,由一位在補習班

兼課的名師教我們,他出了很多本數學參考書,上課也很認真

只可惜,名師出不了高徒,大學聯考時,我的數學成績只有20

而且都是選擇題猜來的。

三、用毛筆寫國文試題

在紅樓三年,每一次月考國文試題必須用毛筆寫,以前只有週

記、書法才用毛筆寫。每次考國文前就必須準備硯台、墨。國

文試題的題型有默寫精選課文的段落、名詞解釋、改錯、填充

、文言文翻譯等。如果答案寫錯,沒有修正液、修正帶,只好錯

誤的答案用毛筆塗掉,在空白的地方重寫答案。有一次高一國

文的月考,學校高一的學生1200位,只有20位及格,到了第

二次月考只有10位,結果高一的 國文 老師全部被校長召見,考

試是要測量學生學生學習的狀況,如果以考倒學生或心存報復

受到傷害的是學生。

四、是人血還是狗血

我在初中時,對生物相當的有興趣,每次月考成績都在95分以

上,上了高一興趣不減,但是有一次的月考,命題

老師出了十題問答題,試卷發下來,我只得到47分,其中有

一題題目是:『地面上有一灘血,在不用儀器設備,如何判斷

是人血還是狗血』,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它正確的解答。

五、皮鞋與畢業紀念冊

從國小到初中我都穿黑色帆布鞋,上了高中規定穿皮鞋,向家姐要

錢買了一雙黑色的大頭鞋,在新生訓練時穿了一次後,因為不

習慣就把皮鞋放在教室二樓的窗臺外,到了第二天就找不到皮鞋,

從此每到星期一服裝儀容檢察時,我就借故當值日生或者躲到

隊伍的中間,因為沒錢買皮鞋,只好穿黑色的帆布鞋,在紅樓

三年,這雙布鞋都沒有被教官發現。

在紅樓三年,最遺憾的是沒有畢業紀念冊,因此畢業後要召開

同學會都找不到同學的地址,不像現在的畢業紀念冊編的相當

的漂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子欣 的頭像
蘇子欣

soowu的部落格

蘇子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